Aug 18
作者:QiaQiaSoSo 校对:且听风吟 文字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沙龙国际画册的故事:书的渴望

引言:Daniel Power 1995年创建了poweHouse Books,曾经与George Braziller、Aperture、The Journal of Art合作出版多部成功的沙龙国际画册。Danniel的出版哲学来自Stuart Brent——“You’re not selling toilet paper,son.”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出版沙龙国际画册。

我会回答说,“我们太笨了,不知道怎样才能更好地赚钱”或者,“这是我们唯一会做,而且可以做好的事情呀。”

而真正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也很本质:我们渴望讲述,渴望表达。

图片是我们叙述的方式。不过,并没有多少图片可以成文结集,能够完成一本书的更少之又少——即便对于最著名的出版社来说,制作沙龙国际画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

然而,尽管我们能力有限,经费紧张,仍然希望经营下去,寻觅机会,讲述更多图片构成的故事。

我们很幸运。

运气是出版社取得成功最大的秘密。朋友的朋友、邻居、浪漫的邂逅、偶然的巧合,最重要的,“宿命”,绝大多数成功的出版物都具有这些条件,并且缺一不可。在出版业,你需要做的只是去发现机遇,并为此做些什么。

你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例子:Dee Vitale向我推荐了Vincent Katz,他带来一本诗集,里面有水彩画一样的图片, 描绘了黄昏中的曼哈顿。我们觉得那幅画很优雅,值得成为一本书。于是,《 Pearl》(《珍珠》) 在1998年付梓。当然,销量并不让人喜出望外:478本。这不是一个成功的投资。

这本书可爱,纯粹 ,是一本值得收藏、阅读和欣赏的书,但却是一个亏钱的买卖。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尽管不希望亏钱,依然觉得应该把它出版。

一年后, Vicent又提议要和Francesco Clemente一起出一本书:Francesco Clemente的水彩画,Vicent配文。我们做了一本大开本的书《 life is Paradise》(《生活是天堂》) ,销量喜人。 事实上,John Russell在纽约时报的年度书籍回顾中,将《Life is Paradise》评为年度最出色的艺术类图书之一。

《 Life is Paradise》的成功让我们在后面的一年内接着出版了六本类似的书,优雅,个性鲜明。然而 他们加在一起才卖出了几千本。——我们又一次在生意上重蹈覆辙了,不是么?

2001年,玛格南图片社的《New York September 11》卖出了20万本,这本书的收入不仅支付了纽约时报Neediest Cases 9/11基金会的所有法律程序费用,还让我们有资金出版了另外两本出色的画册:《Arms Against Fury》以及《New Yorkers》,前者回顾了玛格南沙龙国际师们在阿富汗的拍摄,后者则揭露了你所不知道的纽约的另一个残酷的暗面。

只有充满激情的人才能制作沙龙国际画册,我们热爱这些图片,为这些图片写下简短而动情的注解,带着堂吉诃德式的自信与专注,如同绘制天空一只闪亮的星星一样小心翼翼,充满感激。也许,我们会过于天马行空,也许,我们也经常不切实际,但是,只要有可能,我们就会尽全力将那些散乱的图片编连成荡气回肠的画册。我们需要的,只是更多一点点运气,让我们能够绘出更多耀眼的星辰。

沙龙国际画册的故事:书的渴望
Aug 16
撰稿: QiaQiaSoSo 校对:且听枫吟 文字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沙龙国际思考:当被拍摄者=拍摄者引言:沙龙国际之于战争,除了忠于历史的记录,还能有更为深刻的社会作用。英国慈善组织PhotoVoice发起的一个沙龙国际项目,让我们重新面对沙龙国际的功能。在回到沙龙国际本质时,通过解构沙龙国际师和被摄者的关系,让沙龙国际以沙龙国际本身的形式出现,不再只是一个人阐述,而是要让被拍摄的实体说话,而这对被拍摄者又会存在怎样的社会意义呢?

BBC的记者Saeed Taji Farouky讲述了一个吸引人的故事。分别来自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14名孩子,每人会得到一台数码相机来记录他们的生活。(这14个孩子都在巴以冲突中失去过亲人。)

这项名为"肩并肩(Side by Side)"的沙龙国际项目由英国慈善组织PhotoVoice发起,旨在通过提供沙龙国际培训给边缘地区带来积极变化。在得到家长联会(家长论坛,耶路撒冷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下,已经顺利进行了8个月,并举行了五次研讨会。

沙龙国际思考:当被拍摄者=拍摄者PhotoVoice表示,这个项目希望参与者能够:

● 用数码相机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希望和梦想。

●通过沙龙国际和写作来表达自己,走出悲伤和愤怒。

● 将影像作为基本的表达方式,从而在夏令营中更好的理解周围的人

● 通过集体生活让孩子们培养信心,促进文化交流和友谊。

显然,任何能让以色列人和巴基斯坦人和平共处的事情都是好的。会面有助于消除他们心中的阴影,并交给他们新的技能,帮助他们与人交流。参与者把照片上传到网站,互相讨论,聊天,这样又能够进一步帮助他们。

这不是第一次让镜头前的人站到取景框后。另一名美国沙龙国际师Tory Read曾经教丹佛市Five Points的人们沙龙国际。那是个贫穷的又脏又乱的街区,他的项目让居民开始有意识的去改变现状。

这样的沙龙国际项目给参与者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机会,他们需要知道怎样才能用相机来描述他们所了解到的一切。同时,项目对专业沙龙国际师的组织、策划能力有很大考验,在具有合适设备的情况下,沙龙国际师如何协调和组织,为这个项目带来什么?而这又是项目本身无法实现的。

相关链接:  项目背景介绍


Aug 15
文字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悼文:Joe O'Donnel,沙龙国际师,历史的见证人Joe O'Donnel并不是一个你所熟识的名字。

虽然他拍摄的作品几乎见证了美国白宫上个世纪最重要的一段历史,但是,作为一名总统专职沙龙国际师,O'Donnel拍摄的作品并不会有Magnumphotos那样版权鲜明的署名,即便广为流传,沙龙国际者的名字也往往被媒体忽略。

Joe O'Donnel的照片包括:杜鲁门与麦克阿瑟在威克岛的握手;尼克松与苏维埃领导人的会面;约翰肯尼迪在猪湾危机中的沉思...

而最著名的一张,莫过于小约翰肯尼迪向他的父亲——约翰肯尼迪的行棺敬礼的画面;这张照片,曾经另无数美国民众动容。

23岁时,Joe O'Donnel作为一名海军军士前往长崎,拍摄原子弹爆炸后当地被摧毁的情况,他在那里进行了7个月拍摄,这些拍摄作品,同时也是原子弹爆炸现场的首批官方影像记录。

O'Donnel在日本时携带了两台相机,一台为军方拍摄,另一台,为他自己拍摄。当他离开日本,回到家乡后,他将自己拍摄的照片全部锁到了箱子里——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直视那些画面。

半个世纪后,O'Donnel终于打开了尘封着历史记忆的片匣,揭开出人类历史上最可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残忍面纱。1995年,O'Donnel在日本和美国出版了这些照片,并投身反对核武器的公益事业。

Joe O'Donnel退伍不久便成为白宫的专职沙龙国际师,“1950年,在威克岛沙滩上,我曾经鼓起勇气问杜鲁门总统,他是否在决定使用原子弹前是否对自己的决策有过怀疑?”

“Hell,yes!”Truman responded,“And I’ve had a lot of misgivings afterwards.”

O'Donnel生前进行了超过50次心肺部手术,在长崎拍摄时遭受的强烈辐射导致O'Donnel体质虚弱,从某个角度说,O'Donnel也是原子弹的牺牲者之一。

2007年8月9日,周四,沙龙国际师,历史的见证人,Joe O'Donnel辞世,享年85岁。

图: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O'Donnell拍摄过的最著名的场景之一

Stalin, Roosevelt and Churchill, at Tehran in 1943, became subjects in one of many famous scenes caught by Mr. O’Donnell.

悼文:Joe O'Donnel,沙龙国际师,历史的见证人
Aug 14
(作者:昼寝 校对:且听枫吟 文字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马格南沙龙国际项目:《Before The Limit》
拍摄者:Claudia Guadarrama
地点:Arriaga, Chiapas, Mexico
时间:Jan. 23, 2006

在离开现在的移民庇护所--Arriaga,Chiapas,Mexico之前,移民正在祈祷他们往后的旅途可以一帆风顺。
Migrants pray before continuing their journey north after their stay in a migrant shelter in Arriaga, Chiapas, Mexico, on Jan. 23, 2006.   Claudia Guadarrama
Aug 14
引言:孩子的好奇是沙龙国际最纯真的本源,而日本女沙龙国际师Rinko Kawauc用她独特的baby eyes,向我们展示着不一样的影像世界...

6*6,方形的构图,泛着蓝光沁着白, 飘散着日常生活琐碎的气味,但又藏着一种神经质般的敏感——川内伦子,一名来自日本的女沙龙国际师,给我的第一感觉。

凝视她的作品:昆虫的躯骸,鸟巢中待哺的雏雀、天空、水果、街道——为我们所熟识却同时被忽视的场景,在6×6画幅中以一种自然而温和的方式展现。

川内伦子惯常使用一台Rollei双反,在拍摄时大量运用闪光灯,削减了自然的光影效果,使得画面更多倾向平板、刺目,形成了Rinko Kawauch独有的影像风格。

我相信每一幅作品都表现着沙龙国际家的心情。Rinko Kawauch将女性的敏锐触感凝入胶片,用最温和的方式把生活中她所看到的一切东西,锁链、水果、天空一一记录下来,杂糅着拍摄时的宁静,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

生活中所有的微小都被她用影像的手段放大。而Rinko Kawauch又仿佛总是充斥着敏感的矛盾,NO WAR中仅有的一只小白狗,路人足边隐隐的血迹,厨案上的刀俎——每个细节都让人想入非非,仿佛看到了温暖中隐藏的悲情,平和中蕴藏的不安,苍白寒冷得要刺痛观看者的内心。

高度的神经质以及落寞,这是另一个Rinko Kawauch。

“我喜欢聆听周围细小的声音,那些轻细的低语对我来说如若生命的救赎,自然而然地将我的目光引向那些细微的事物。在涩谷散步时,我会情不自禁地奔向一小束路边的野花,也许别人会感到奇怪,但是我自己却很中意这种安静的关注。”

“人们常常说,我有一双孩子的眼睛,比如,我会长时间观察蚂蚁如何搬运砂糖,要不就是在躲雨的时候偷窥蜗牛的世界。从某个角度来说,我的确还保有孩童时的好奇与敏感。”

Rinko Kawauch,川内伦子

72年生于日本,1993年毕业于Seian Women's College;初出茅庐便以三部曲影集《Utatane》《花火》《花子》受世人瞩目,并获得日本权威沙龙国际奖。胶片方面多以彩色负片为主(几乎不使用黑白胶卷),为便于在后期控制低饱和度影调与弱反差而亲自手工放大印相。此外也使用反转片,多为400度胶片,不输入电脑修图,有着一份对自然的敬意与诚恳。

链接: 《川内伦子(Rinko Kawauch)作品大图》

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

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

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

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女沙龙国际师:川内伦子,6×6,孩子的眼睛
Aug 12
What in fact DO you want to say?》(你到底想说什么?)

by Chris Steele-Perkins  沙龙国际译文:QiaQiaSoSo 校对:且听枫吟 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引言:

对于任何一个想要表达点什么的人来说,有些问题是一定要思考的。在没有文字的情况下,我们的图片到底说明了什么,是不是我们要说的。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沙龙国际师应该选择怎样的拍摄角度,以及拍摄后如何选片,以什么样的方式发布?沙龙国际师Chris Steele-Perkins与我们分享了他的一些经验。

随着我的新书《东京·爱情·你好》的发行,我想如果把我在写这本书时产生的疑惑,麻烦和问题拿出来分享,一定会有人感兴趣的。

作为一名沙龙国际师,为了自己和读者,怎样努力才能将自己的想法尽可能地表达出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马格南沙龙国际师谈:你到底想说什么?(Part 1)

你会通过出书,上杂志,办沙龙国际展,看片会,网页浏览等形式来发布你的作品么?或者几种方式甚至全部手段都用上?这些方式对你的作品有多大作用?展览和出书带来的反映是截然不同的。利用网络发布你可以用上多媒体;在杂志上发表作品你的潜在读者就有数百万。而办一个沙龙国际展会不会相当于只是在墙壁上出了本书?那出书又会不会只是给展览加了个封面?

对于任何一个想要表达点什么的人来说,有些问题是一定要思考的。让我们事前想好到底要说什么。虽然对于不同的人答案是不一样的,但是大家所面对的问题始终是一样的:“我想说什么”在没有大量文字的情况下到底说了些什么。

通常你所展出的意味着“这是我最好的照片”,但是什么才是最好的照片?一般的美学观点是:最漂亮的构图,迷人的色调,完美的色彩搭配等等,通常最好的照片是在二维世界中很好的诠释了沙龙国际家作为目击者、报道、 艺术家在现场的感觉(并非绝对)。图像本身当然不会表达这些,它只是比人为的故意制造出的一个场景更真实罢了。我们作为一个读者可以从我们自身的经验出发去理解我们所看到的——或许我们会认为一张照片是在非洲拍的——但是要知道这张照片的主旨是什么我们必须等着沙龙国际师来告诉我们。

如果沙龙国际师想要说更多的东西,如讨论博茨瓦纳的援助问题,他们需要拍一些当地的受困人群、健康的工人们、医院、坟地和公共聚会等,并提供大量的有意义的信息,或许这需要写一篇很长的文章或者提供一份提纲给作家来扩充。如果他们希望保证只有小部分的东西被单方面的主观描述, 他们可以给出少量的注释或者什么都不说。

如果照片的信息给出的很少诸如只有“博茨瓦纳,野生动物保护区,非洲”,我们怎样知道沙龙国际师是在说什么?或许有什么东西是超越平凡的?或者并没有,因为他们想说的通通都包括在图片里了,动人,美丽,新鲜,有力等等,或许这些就是他们要说的。有些沙龙国际师会说:“嘿,看呀,这多么有趣,用我的方式去看,因为我和你看到的不一样,这值得你花点时间。”为什么不呢?我喜欢沙龙国际的那种朦胧的感觉,现实当中的不确定性。我喜欢把这样的感觉带到一些作品中,比如《东京·爱情·你好》,我希读者自己去发现心中的疑问,而不是我来定下答案。

我并不想去回答所有的问题,但是会告诉大家我怎么挑照片比如我是如何为《东京·爱·好》挑照片的,如何发布我的作品。成功与否是读者,也就是你们来决定的,成功的最终标准也是你们来定,你可以接受这样的观点,或者拒绝它。

(未完待续)
Aug 9
本文沙龙国际版权为Leica.org.cn所有,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务必署名出处

下面这些网站均在设计中娴熟运用了沙龙国际图片以及构图元素,大大提高了网页的视觉美感。对于喜欢沙龙国际的网页设计师来说,颇有借鉴价值。

1.Incase - 细致的用光展现出娴熟的产品拍摄功底,后期制作对质感进行加强

推荐:4个沙龙国际元素出色的非沙龙国际Websites
Aug 6
『玛格南沙龙国际』—— Photo of the Week
....布加勒斯特大约有3000名无家可归者,占这个城市总人口的0.15%。其中绝大多数人以城市供热系统的下水管道为家——一个阴暗、潮湿,同时十分危险的区域....

『作品』—— Leica M6黑白第一卷 by Superia

『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天空字符,Let's Type The Sky
...德国杜伊斯堡大学的Lisa Rienermann同学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好手,他在高楼林立的巴塞罗那市中心发现了楼宇间天空的奇妙构图,突发灵感,完成了这一组“天空字符”的拍摄作品。

不要让眼前的闪亮溜走。

Leica Reading List  for 2007-08-06 Leica Reading List  for 2007-08-06

『沙龙国际者的权力』—— 讽刺纽约沙龙国际管理条案的一段Rap,颇有意思



Aug 5
很多人都曾经迷醉于Noctilux朦胧而柔美的焦外色彩中,大光圈镜头带来的背景虚化效果往往给观看者一种独特的美感,如若置身梦幻。

不过,在绝大多数人印象中,这种拍摄方式“最适合”于拍摄肖像(美女?帅哥?),亦有爱好者一味追求大光圈虚化效果,以“糖水片”为好,并对这种千篇一律的模式乐此不疲;相反,对此“虚化”嗤之以鼻者亦不在少数。

如果,你看了Uta Barth的作品,也许将对景深与虚化的描绘意义有更深入的体会。
Photography Web List ——Uta Barth,失焦的艺术
Uta Barth是一名生活在洛杉矶的沙龙国际师。与其他专业沙龙国际师(例如Thomas Struth、Andreas Gursky)追求锐利影像不同的是,Uta Barth很擅长通过失焦来描绘与表达。在他的作品中,你经常会看到柔美的虚化,失焦的建筑,以及大块大块鲜艳的色彩。

不同的是,Uta Barth成功将虚化的元素完美地衔接、融合,从另一个空间招呼出物体的本真,换句话说,Uta Barth重新为沙龙国际,赋予了充满想象空间的的绘画的味道。

Uta Barth的作品为全球收藏家、画廊所藏,并且在2004年获得John Simon Guggenheim Fellowship(约翰-西蒙-古根海姆奖)。

Uta Barth的沙龙国际作品集:《Uta Barth In Between Places》

有关失焦的其他推荐作品: 《非洲的疯人院》 《....Touch Leica CM...》

Photography Web List ——Uta Barth,失焦的艺术Photography Web List ——Uta Barth,失焦的艺术
Jul 20
Daneen翻译的一篇《华尔街日报》“Best Five”书评,颇具参考价值,推荐。另外,顺便找到了其中部分书的Amazon购买链接,除了第一本《看沙龙国际》实在年代久远外,其他四本书都可以在Amazon买到。

1.  《照片印行》(Photography in print)—— On Amazon

2. 《沙龙国际之前》(Before Photography)—— On Amazon

3. 《心灵之眼》(The mind's Eye)—— On Amazon

4. 《影像之河》(River of shadows)—— On Amazon

  《看沙龙国际》 约翰·札考夫斯基 著 现代美术馆出版社 1973年版
  (Looking at photography , By John Szarkowski , Museum of modern art,1973)
   我们的最佳沙龙国际作家,全美国最优秀的批评家,约翰·札考夫斯基领导纽约现代美术馆的沙龙国际部长达29年。他撰写了大量阐述其他沙龙国际家作品的文章(他自己也是优秀的一位沙龙国际家),读来受益非浅。没有学院派术语的束缚和先驱者的态度,他的艺术价值判断反映了他的性格——一个坚持己见,特例独性,顽固的美国人。他的书《沙龙国际家之眼》(1966年)广为人知,100 幅现代美术馆的珍藏照片上的一系列延伸注解,诙谐,简洁,充满勇气和机智,却展现他才华的精髓。
  
Jul 17
Liz Rubincam是一名来自纽约的女沙龙国际师,毕业于多伦多的Ryerson大学,并获得沙龙国际专业的美术学士学位。

在Liz Rubincam的拍摄过程中,她往往会花费大量时间沉浸入拍摄项目的整个环境中,与特定的人群交流、生活,深入了解拍摄项目的方方面面。例如,当Liz Rubincam刚从大学毕业后,她花费了5年时间来完成其对北加拿大的植树工人的拍摄项目。

Liz Rubincam的沙龙国际作品在加拿大多处均有展览,亦有不少私人收藏者。目前她刚刚完成在纽约国际沙龙国际中心的“沙龙国际报道&图片记录”专业学习,并于2007年六月毕业。

Liz Rubincam刚刚获得今年的Ian Parry Scholarship沙龙国际奖推荐奖。

Liz Rubincam的主要作品:

《Births》——生命诞生 《Treeplanting》——植树者

链接: Liz Rubincam个人主页

Leica作品精华区

Photography Web List —— 纽约女沙龙国际师Liz RubincamPhotography Web List —— 纽约女沙龙国际师Liz Rubincam

Photography Web List —— 纽约女沙龙国际师Liz RubincamPhotography Web List —— 纽约女沙龙国际师Liz Rubincam

Jul 11
作为一名来自加拿大的年轻专业沙龙国际师,Joey Lawrence今年仅17岁,目前专攻领域包括电影、导演以及沙龙国际。

Joey Lawrence进入沙龙国际行业2年,他的第一张照片是用一台100万像素的小DC拍摄的。他拥有一种超越其年龄的洞察力,再加上对画面元素以及色彩的出色把握,不啻于新一代沙龙国际师的佼佼者。

"Viewing Joey's work is like taking hallucinogenic drugs... It's a wild ride but without the threat of going to jail."

链接: Joey Lawrence

Photography Web List —— Joey Lawrence

Photography Web List —— Joey LawrencePhotography Web List —— Joey Lawrence

Photography Web List —— Joey Lawrence

分页: 9/10 第一页 上页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菲律宾沙龙国际